前两天,杭州西湖区人民法院判了两个私家侦探,一个30岁,一个35岁,他们经营着一家“咨询公司”,实际上主要业务是帮人家调查婚外情。他们对调查对象安装定位器,跟踪对方出入,拍下了车震等等。他们接受委托展开调查的婚外情,后来基本都被坐实了。

  但是,“行踪轨迹”属于公民很敏感的个人信息,非法获取、出售或者提供50条以上行踪信息就构罪。这一回,“私家侦探”赵某、王某被法院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三年,并各处罚金13万元。

  赵某、王某是温州人,原先在其他地方做过类似的调查员,所谓的调查员基本上就是全程跟拍。后来,他们觉得这活难度不大,索性自己出来开公司。